疼痛的秘密!『疼痛照護瑜珈』 能有效減緩疼痛?!

疼痛瑜珈
  • 你有長期疼痛的困擾嗎?
  • 這樣長期疼痛讓你感到沮喪嗎?
  • 或是你是健康照護從業人員,想為病患提供更好的協助呢?

第一步你需要先「了解疼痛」!

接下來你將能認識疼痛、疼痛與神經系統的關係、神經細胞運作…等,一步一步的拆解運作方式,進而找到有用的練習方法,達到降低疼痛,甚至恢復正常。

請務必先對疼痛有所認知,再和我一起來小小的體驗10分鐘疼痛照護瑜珈,並且經過多次不斷的練習,由你自己去深度感受疼痛照護瑜珈,在身上產生的效果。

我與疼痛照護瑜珈

我會接觸到疼痛照護瑜珈,是因參加蔡士傑老師的療癒瑜珈後,對瑜珈有很不同的感受,好撫慰人心喔,對老師產生了種信任感。

接著蔡老師宣傳一門由Neil Pearson 老師主講的「疼痛照護瑜珈師資培訓」,這個主體我有興趣,覺得是可以幫助到我的學生,加上是蔡老師推薦的,我就馬上報名了。

每次師資的培訓課程都好貴喔,這次也不例外,但花的很值得,課程內容主要是針對疼痛人員為對象,討論疼痛理論,和特別為疼痛人員設計的瑜珈練習實際演練,讓我能更細緻觀察體驗。

第一排左邊數來的三位是我 ^ ^

老師深入淺出的說明疼痛機制,對疼痛有認知後,清楚知道是真的可以協助疼痛者復原,這樣能幫助到很多人解決疼痛的問題呢,上完滿感動的!

以下內容主要從Neil Pearson 老師 「了解疼痛重新樂活」 這本書整理出來的重點,想要更清楚瞭解可以購買他的書喔。

如果你是臨床專業人員或長期疼痛者真的很推薦能去上「疼痛照護瑜珈師資培訓」課,肯定會有很大的收穫!

疼痛的目的

疼痛是為了要保護你,是一種身體的保護機制

身體發生危險或是存在潛在危險時,利用疼痛的方式警告你,避開危險,若繼續會造成傷害,或是試著停止使用身體的這個部位,這樣才會痊癒。

但感受到疼痛程度和嚴重性並不相符,例如被紙張割傷,小小傷口卻很疼痛。

延伸影片 Neil Pearson談慢性疼痛

疼痛與神經系統

神經系統主要包括大腦脊髓神經以及自主神經系統。當你受傷時,神經系統每一個部分都會有反應。

神經系統主要工作

神經:感知身體內部和外部的事情

脊隨:傳送資訊到大腦進行分析

大腦:決定需要採取的行動,大腦產生行動、想法和反應

自主神經系統:無意識的自主反應,如呼吸

大腦脊髓
圖片來源: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糖尿病與消化及腎臟疾病研究所

神經的功能

  • 感知身體裡內部和外部的事
  • 傳送感覺訊息給脊隨
  • 將動作信號從大腦和脊隨傳到肌肉和其他身體組織中

神經有許多神經細胞或稱神經元構成 (下方神經細胞運作會更完整說明)。

皮膚上有比身體其他組織更多的神經末梢,所以感知皮膚上發生的事情比皮膚下方的組織還要多。

脊隨的功能

  • 向上傳遞:向上傳送訊息給大腦
  • 向下傳遞:從大腦向下傳送動作信號
  • 控制反射作用,可決定信號被阻斷或調整強度

備註:反射作用是脊椎可以立即將訊息傳回給身體,意思大腦認知發生事情之前就讓身體產生動作。

大腦的功能

  • 分析傳送進來的訊息
  • 依據訊息決定做什麼,產生行動和思考

大腦會由大腦本身或是你決定的重要事情優先順序進行工作。

例如當你的大腦忙其他重要事情時,拇指被榔頭打到,較少的信號傳給到大腦,因此大腦提供較少的保護反應,基於優先順序原則,你感受到較少的疼痛。

自主神經系統的功能

  • 表現身體自主反應

神經系統的自主反應通常是無意識的,如消化、心跳速率、呼吸速率和深度、流汗等。科學顯示,透過學習可以在大多數的自動功能上進行一些自主控制。

當疼痛持續時:

  • 神經系統許多的自主反應會參與其中
  • 脊隨會改變傳送大腦的訊息
  • 大腦會自己決定你會感覺到甚麼和你身體要如何反應

你越了解神經系統的關連,你越知道如何復原(讀到後面你會越來越明白)。

神經細胞的運作

神經細胞又稱神經元,神經元非常小,卻可以很長,傳遞信號的速度非常快。

由感受器、長軸突和球狀末端所組成,每個幾天感受器會汰換。

神經細胞 (神經元)

身體中的不同神經元的感覺受器只會被某些特定訊息所激發,每個感覺受器通常只能偵測其中一種訊息。

例如眼睛的神經元,它們的感覺受器偵測光線;味蕾上的感覺受器偵測化學物質。

疼痛警報系統的神經元有三種不同的感覺受器,:

  • 組織上的外力,如壓力、伸展
  • 化學刺激物
  • 極端的熱和冷

三種感覺受器都在偵測潛在的危險,這些「危險」神經元,就有危險感覺受器,會傳送危險訊息並釋放危險化學物質。

危險神經元通常有很高的閾值(也就是界限值),它們不會對輕微的外力、微小的溫度變化或少量的化學物質產生反應。

而當造成組織損傷,細胞會釋放出化學物質,感覺受器會偵測到這些化學物質。

當有足夠的感覺受器開啟,危險神經元會傳送訊息到另一端,一路來到大腦。

危險化學物質稱為神經傳遞物質,在神經系統中有許多種不同的神經傳遞物質:

  • 有些會激發其他的神經元
  • 有些會產生抑制作用
  • 有些比其他的傳遞物質具更大的力量

脊髓和大腦如何解釋信號

  • 脊髓:有中斷某些信號傳送到大腦的機會,以確定大腦收到的是被認定為真正重要的訊息。脊隨中的神經元如有過去經驗資訊,影響增減信號強度。
  • 大腦:也有信號強度增強或強度減弱或阻斷來自脊髓的訊號。

影響危險信號是否激發脊隨神經元或大腦神經元的原因,是該神經元得到新的信號前它處於何種激發狀態。且神經元的激發狀態一直在改變。

你的系統通常把你保護的好好地,而且通常疼痛警報系統的神經元不容易被激發,它們具有非常高的激發閾值。

但當某個神經元已經活耀時,它就處於高激發狀態,這容易被激發後傳送信號到另一端。

例如當你曬傷時,皮膚的神經系統已激發,即使溫水都會讓你感到皮膚像著火。

先了解正常情況下感受到疼痛時這系統的運作方式,會更加幫助你如何復原(讀到後面你會越來越明白)。

當感到疼痛,大腦和身體正發生什麼事

大腦的工作是對身體正在發生的事情做出一個明智的決定,大腦會分析所有輸入的訊息,並且結合你的所知與經驗,判定什麼事及你是否需察覺它。

當大腦的訊息判定不是真正危險時,你不會感到疼痛,而當大腦判定這個存在危險越大,你就會覺得更痛。

你的體內自動的發生一些事,如消化、呼吸、血流、肝臟和腎臟的排毒等,自主神經系統都在你還沒有意識時替你做了決定,疼痛系統也是如此自動工作。

這些自主反應你可以有一些影響力的,對於疼痛也是相同。

當感到疼痛時,身體可能會發生戰鬥/逃跑/凍結的事:

  • 呼吸、心跳速率提升
  • 皮膚變得蒼白或漲紅
  • 皮膚出汗
  • 肌肉緊繃或無力
  • 瞳孔擴張和感官提高
  • 頭暈目眩
  • 你會遠離造成疼動的事物
  • 你會尋找疼痛原因
  • 因疼痛發出聲音或情緒

…等等反應產生。

當感到疼痛時,大腦中數百區域會活化和身體的每一個系統都會做出反應,這些反應都只有一個目標「保護你」。

當你感到同樣的疼痛很多次時,疼痛會發生變化:

  • 同樣的疼痛多次感覺到的強度越低,這是神經系統適應的結果,系統變得較不反應所以疼痛降低。
  • 相反的,一再出現彷彿問題是非常危險的,系統將變得越來越敏感且更加保護你,使疼痛更惡化,導致惡性循環。

這兩種反應說明了重要的一點:疼痛警報系統不是靜態不變的。

如果戰鬥 / 逃跑 /結凍反應持續,維持啟動,疼痛警報系統會保持興奮,會增加你的疼痛感。

雖然這反應是典型的自主反應,你可以學會一些控制。這將有助打破疼痛的惡性循環,並達到疼痛減輕。(後面會說明控制的方法)。

疼痛並非精確指引

疼痛錯誤信念:當我們傷害身體越大,我們就會感到越痛。

疼痛並非反應身體正在發生什麼事情的準確指標

你是否曾感覺到身體某部位會疼痛,而這部位卻沒有發生什麼事?常見兩個原因:轉移痛和疼痛同理心。

1.轉移痛

當疼痛發生在一個沒有組織問題的區域稱之為轉移痛,通常因為信號來自身體的某一區域,但神經系統無法精確地判斷它的來源。

例如吃很冰的東西,有腦凍結的感覺。

是因口腔頂部後方的軟顎偵測到很冷的東西,發送訊息給大腦,大腦決定你需要被保護,但口腔頂部沒有感覺多痛,這是因大腦對身體內部並沒有一個好的地圖。只能告訴你信號大概來自哪裡附近。

大腦對皮膚有很棒的地圖,觸覺對你皮膚的何處和發生什麼事,可以當作一個精確的指標。

這顯示疼痛警報系統的運作方法和觸覺不一樣,人們通常發現感到疼痛的地方,並不能正確地指示體內發生組織問題的所在。

2.疼痛同理心

疼痛同理心是一種當我看到別人受傷或表達疼痛時所感覺到的痛。科學家稱這經驗背後的神經元為鏡像神經元。讓你的神經系統對你正看到、聽到或聯想到的事情,彷彿真正發生在你身上那樣做出反應。

說明疼痛並不是身體正發生了什麼事的準確指標的其中之一。

疼痛就像視覺

看這立方體哪一面比較接近你?

這個圖激發了你眼睛內的神經元,發出訊息到你的大腦,大腦一瞬間就決定你會用哪一種方式看圖。

這不需要任何意識就做到的,這是神經系統自動運作的狀況。

現在試試看新的分式,你可以用其他方法來看這立方體嗎?你的大腦決定用一種方式看立方體,而你是可以決定用另種方式看它。

說明神經系統可以獨自對輸入的信號做出反應,以及即使神經系統特定的方式反應,你有改變它的力量。

危險信號比起對立方體的視覺訊號有較高的優先順序,表示改變神經系統如何感知危險信號是比較困難的,但並非不可能。

疼痛就像口渴感覺

當我們身體脫水時,「低血液容積」信號會傳達給大腦,血液量太低,大腦偵測到訊息,就產生口渴的感覺。

你覺得渴後喝下一大杯水,馬上就不覺得口渴,但在胃裡的水需要十到十五分鐘才會進入到血液系統。這是因為你已經對這問題做了必要的反應,大腦就不再注意這信號了。

另一個例子,你吃了你相信會有用的止痛藥,即使它還沒到達你的血液裡,你就感到疼痛開始減緩。

如沒接受到你認為所需的治療,系統可能會對危險信號更注意,加劇疼痛。

當口渴時,我們可能預期神經系統會正確地解釋信號,但我們常不太注意它,喝一些使我們脫水更嚴重的東西。而有時頭痛的主要原因之一脫水,但頭痛時,通常不會喝水。

你體內重要的警報系統並不總是會提供你身體正確的訊息,疼痛也是如此。

神經系統提供給你的訊息是依照以往經驗而非事實。我們擁有的經驗與感受到的感覺是受所有一切影響的,疼痛也是如此。

致力於讓活動與生活恢復健康的人,對疼痛有新的了解是最重要的事情之一。

當疼痛持續時

當疼痛持續時,有兩個問題要處理:

  • 原本引起疼痛的問題
  • 過度敏感的神經系統

體內神經元的改變

神經元感覺受器正常都具有較高的閾值,需要足夠的刺激才能夠讓他們傳送危險信號至脊隨,當這些神經元不斷不斷地送出危險信號,閾值(界限值)就會開始降低。

危險神經元越啟動,就會越激發。這些神經元通常發出信號後,能夠送出下一個信號前會有個延遲時間,但持續的疼痛會縮短延遲時間,讓危險神經元能夠發出更多信號。

危險神經元會開始於神經元的感覺受器端釋放化學物質於組織中,導致發炎。發炎是身體的一種保護系統。這些化學物質即使在組織已經癒合很久後,還是能夠在組織中產生腫脹。

脊隨神經元的變化

疼痛時持續得越久,脊隨神經元就變得越容易興奮,開始製造更多的感覺受器,便可以偵測到更多的危險化學物質,則越容易刺激它們送出訊號至大腦。

這表示只要較少的身體訊號,就能讓你感到疼痛。

脊隨內傳送危險信號的神經元,會將一般正常的觸摸、伸展和動作感覺誤解為危險信號。只要觸摸了受傷部位的皮膚或是伸展受傷部位中未受傷的組織,就會感到疼痛。

大腦神經元的變化

當疼痛持續時,身體受傷部位的地圖就會放大。例如踢到腳趾頭,受傷的部位就會越變越大,有時還會伴隨腫脹。

當地圖改變,也會影響肌肉收縮和放鬆的能力。例如當肩膀疼痛時,可能會發現手臂無法順利的上舉。

當疼痛持續時,深層穩定肌肉群常常作用不夠,或是無法在對的時間啟動,而淺層肌群過多。神經系統改變,肌群學習一種新的,但無幫助的反應模式。

例如當試圖動作會感覺關節被卡住、肌肉痙攣或是感覺到痛。這是大腦傳送錯誤訊號。問題是出在神經系統,而不是組織。

當疼痛持續時,大腦開始改變它所產生與釋放的化學物質。有些化學物質是激素,能夠刺激身體的戰鬥 / 逃跑 / 凍結反應。

這些反應不僅產生焦慮、恐懼、憤怒和抑鬱的感受,更會反向回饋至疼痛系統增加他們的敏感度。

持續的疼痛改變了危險神經元的感覺受器,使他們變得對腎上腺素敏感。當壓力產生時,身體釋放出的腎上腺素會刺激危險神經元傳送更多的危險信號給大腦。

當感到疼痛時間越長,神經系統就越能觸發疼痛曲調,即使身體沒有新的信號,一些事就能觸發疼痛。

這就像日復一日聽著同一首歌,歌曲的每個音符區調越來越熟悉,無意間腦海中會自動浮現同樣的歌曲。

例如被車撞過的個案為什麼看到特定車款時,就會感到疼痛,或是病人每次前彎都會感到疼痛,因此聽到物理治療師說要重測前彎幅度時會感到疼痛加劇。

持續的疼痛,你的神經系統會越來越擅長釋放危險信號,也會越來越擅長注意這些信號。

但請記得!

  • 不論經過多久,任何神經系統學習到的都是可以改變的
  • 任何神經系統學習到的東西都可以改變的,是可以回復的
  • 神經元可以變得較不敏感、不過度注意
  • 可以停止將正常感覺誤解危險訊號
  • 感覺受器可以回到它原本的狀態
  • 大腦中身體的地圖能回到正常的狀態
  • 肌肉系統能恢復原有的協調動作

關鍵之鑰是找出對的改變方式,一遍又一遍地練習,降低神經系統敏感度與保護反應。

即使無法改變原本的組織問題,我們仍有效的降低神經系統的過度敏感。

延伸影片 理解疼痛 – 让我们用10分钟的时间来了解它 (Chinesisch)

改變神經系統與疼痛

讓神經系統依照你想要的方式改變是有可能的。神經是種具有不可思議超強適應的細胞,它們改變運作的方式速度遠比肌肉細胞快得多。

神經元幾乎可以藉由任何事情改變,如如何伸展、我們的信念、情緒等,因此我們具有相當大的能力可以改變神經元的作用。

透過練習及正確的介入方式,你會學到一些特定的技巧來改變神經元、神經系統和身體,這些改變會帶領你讓疼痛減少、有更好的活動,及改善生活品質。

改變感官受器

當持續疼痛時,你的身體認為你需要更多的保護,於是開始創造新的、更高敏感感覺受器。

腎上腺素的分泌通常表示有些具威脅性的事件發生,或有某些事情使你產生壓力,因此當你需要更多保護時,身體會建造更多的腎上腺素感覺受器來確保你知道。

每三四天身體裡的每個感覺受器會被更新,當然不是同時,每秒約上千個感覺受器被更換。

我們身體有上兆個感覺受器,當你神經系統越來越平靜,你的身體就可以用正常的感覺受器 ( 靈敏度低、激發界限高)將原本高敏感的感覺受器替換掉。

給自己多一點時間保持比較平靜的狀態越久,多點耐心長時間下來疼痛會有顯著的改變。

影響腦內化學物質

腦內啡是一種改善疼痛最有力的化學物質,大部分是由神經元所製造,也可以由身體的其他細胞產生,比嗎啡有更強的止痛效果。

腦內啡可以在大腦或脊髓中停止或阻斷危險信號。一個腦內啡分子大約可以阻斷50個危險信號。由於較少的危險信號傳送到大腦,你就比較不會感覺到疼痛。

腦內啡在你身上會產生愉快的事情,如提振心情、活動更輕鬆自在和生活中更多的喜悅,是非常有效的技巧,可以幫助你改變疼痛和感善生活品質。

找到能讓自己比較開心的方式,透過充分的練習,使腦內啡釋放,如學習情緒有更好的控制、刻意讓自己大笑、微笑或是運動,就可以改變疼痛。

轉變對疼痛的注意力

一般人通常是逃避、壓抑或是忽視疼痛,會讓神經系統更加注意它,例如要你不要去想一頭粉紅色大象在你身旁,結果你很難不去想到這畫面。

對疼痛保持專注或注意它,但不對它產生反應,這不只是修正你的注意力,也可以幫助改變神經系統,修正你的身體對感覺的反應。

當感受到疼痛時,大腦中有上百區域會發生反應,所有保護反應區塊和所有其他區域都會回饋和增加對疼痛的注意力,因而產生更多的疼痛。

我們可以學習如何控制這些生理反應,而當我們這麼做時,焦慮感也會降低。

透過練習,當你在控制神經系統的其他反應和保護反應時去體驗疼痛。如果大腦中較少的區域對疼痛產生反應,這會讓較少的正向回饋進入系統中。然後你的疼痛感受將會減少。

學習身體在活動時,刻意降低的對疼痛區域的注意和放更多的專注力在其他事務上,利用改變神經系統對疼痛部位的注意力來降低疼痛感。

你可以改變大腦對疼痛的專注力,也可以影響大腦給予的注意力的型態。

例如閉上眼睛選擇聆聽自己的呼吸聲,進行幾次呼吸,聽聽看呼吸聲音像什麼,現在轉移聽覺焦點來到窗外的鳥鳴,或房間內周遭的其他聲音。現在保持對呼吸聲音的專注同時注意身體的其他聲音。對於疼痛你也可以這樣做。

改變神經系統對危險信號的解釋

練習方式:找一些會讓你疼痛增加,但你知道它並不會真的對你身體造成危險的事情。

目的:可以改變大腦認定你的活動的危險程度。教導神經系統其實這並不危險,過足夠的練習,神經系統就會學會這個活動並沒有真的危險。

時間頻率:在改變發生之前,你會需要經常地練習,也許每小時一次並持續數天或數週。

神經系統的自主反應已經開始在你的神經系統中產生變化,利用神經系統的適應性,使用技巧讓神經系統做正面的改變,再次好好地生活。

什麼情況會加劇你的疼痛

疼痛被更多的因子引發的原因:

  • 危險神經元可以被物理性力量、化學物質和極端溫度所激發
  • 當神經元持續發送危險信號,他們變得更容易被激發

接下來的練習,希望身旁有治療師的協助,來識別那些因素會觸發你的疼痛:

  • 列出會降低你疼痛的動作或姿勢
  • 列出總是會加重你疼痛的動作或姿勢
  • 列出減少你疼痛的事情,如歡笑、做喜歡的事情等
  • 列出總是會加重你疼痛的事情,如接近你受傷的場所、惹你心煩的人說話等
  • 列出你自己注意到的難以控制的變化,如呼吸模式、睡眠、情緒等

一旦你開始識別觸發因子,就可以開始進行改變的工作,你能做的去影響他們每一樣,這將導致疼痛或減少活動改善。

例如你注意到每一次一緊張就屏住呼吸,而這會使你的疼痛加劇,所以屏氣勢你的疼痛觸發因子,你可以練習意識它然後調整它。

既然所有事情都會影響疼痛,就有很多方法可以減輕它,即使身體、呼吸、思想和情感的微小調節變化,可以導致保護系統的反應降低。

雖然罪惡化你疼痛的事情可能是最困難改變的,可以先從較易處理和可達到的目標開始,一旦學會如何處理較不麻煩的觸發因子,再用新技能去處理更困難的。

重新設定你的身體

受傷前:當正常/未達持續疼痛的情況下,當你快要損壞組織時,你的疼痛警報系統會發出警報聲。

慢性疼痛:如你免強度過,即使在沒有讓組織更加受傷的情況下,疼痛會爆發。

許多持續疼痛的人,曾經一次或多次因為疼痛而變得沮喪,並決定免強度過,其結果是,疼痛爆發,並且在一次將他們推回原點。堅強的免強度過疼痛並不會幫助。

雖然不會傷害組織,但會使神經系統更加緊繃,並且教導神經系統你需要被保護以免於動作的傷害。

你的警報系統越來越敏感,你的警報系統將會學到,你不聽,所以它會對你喊叫更大聲。

要讓動作復原的正確方法:

挑戰你的警報

執行動作的基準線,基準縣是邊緣、剛剛好的點、剛剛好你的活動得夠,但又不會太多,也就是慢性疼痛中警報作響處。

當你感到疼痛增加而你知道這個動作對你的組織是沒有危險的,同時你可以用平穩放鬆的方式,那你就知道你達到基準線了。

你需要挑戰你的警報,讓警報系統可以稍微做出反應,然後當你停止活動時,警報系統會在短時間內平靜回來,讓警報系統變得較不敏感,教導你的神經系統停止把動作當成是危險的去做出反應。

每次你挑戰警報但不使警鈴大作的方式動作,基準線就會向上或向右移一點點。隨著時間,警報系統變得不那麼敏感,讓你在疼痛沒有加重的狀況下,可以活動更多。

問「這真的是危險的嗎?」

當你的神經系統告訴你這個小動作是危險的,你可以問問自己「這真的是危險的嗎?」如果你知道它並不危險,那麼教導你的神經系統它並不危險。

不是要告訴自己這不痛,這是忽略或壓抑疼痛,你可以告訴自己「我雖然痛但我沒事。」神經練習什麼就學習什麼。

找到正確運動的訣竅

  • 少量多次開始
  • 以新的方式運動,而不是幾年或幾個月以來同樣的方式
  • 選擇有趣、或者給你帶來歡樂的運動
  • 只有在可以維持平靜呼吸情況下,盡可能多做一點
  • 你試圖挑戰你的疼痛警報前,先找一個安靜平靜的地方練習放鬆呼吸
  • 嘗試運動前,先在心裡想像沒有疼痛的做運動
  • 練習以放鬆的臉部表情、輕鬆的姿勢、放鬆的舌頭以及平靜的心來運動
  • 運動前後,撥一點時間來放鬆讓呼吸平靜

疼痛照護瑜珈練習

請務必先對疼痛有所認知,再和我一起來小小的體驗10分鐘疼痛照護瑜珈,並且經過多次不斷的練習,由你自己去深度感受疼痛照護瑜珈,在身上產生的效果。

你要相信,你是有能力改變神經系統與疼痛的能力,慢慢重設你的身體,請對自己多點耐心,身體會給你很好的回饋!

延伸影片 Understanding Pain – Mandarin – 了解疼痛

結論

如果你是長期疼痛者,不要放棄改善疼痛的問題,練習是邁向成功的巨大關鍵。一定要對自己堅持、有耐心和關懷,你可以克服疼痛和再次獲得良好生活。

如果你是健康照護專業人員,希望這篇文章給你一點啟發,最後要感謝你!因為有你們,長期疼痛者才有更好的協助疼痛處理,讓生活品質越來越好。

我自己上完Neil Pearson 老師的「疼痛照護瑜珈師資培訓」和 「了解疼痛重新樂活」書籍,讓我認識疼痛科學和管理,想到它能給予很多人幫助,帶來無限大的效益,讓人動容,很推薦給你!

延伸閱讀

了解疼痛重新樂活Neil Pearson《了解疼痛,重新樂活

瑜伽療癒的身心復健科學:解讀身體緊繃和疼痛的情緒原貌,找出創傷源頭的身心掃描蔡士傑《瑜伽療癒的身心復健科學:解讀身體緊繃和疼痛的情緒原貌,找出創傷源頭的身心掃描

想看更多有關瑜珈書&課程:

台灣疼痛單位可以協助了解: 台灣疼痛醫學會

★ 你對瑜珈的議題感興趣嗎?加入我們,獲得第一手的資訊與消息!

★ 【免費支持】如果你幫我拍手5下,有機會得到內容創作的酬勞,給我鼓勵,持續提供有價值的好文^_^

(只要登入FB或Google,就可以按拍手囉!)

 3,015 total views,  63 views today

4 thoughts on “疼痛的秘密!『疼痛照護瑜珈』 能有效減緩疼痛?!

  1. 我之前也是因為久站的問題,導致某些肌群緊繃,所以造成我的下背長期疼痛,可是我有去接觸瑜伽,真的幫助了我很多呢!

  2. 痛是為了保護我們,這個說法我覺得非常正確,不然我們有時候都真的都過度使用某些部位。身體要用一生,因此我們應該好好愛惜,例如:學習瑜珈去做拉伸放鬆,才能長久使用。

  3. 版主這篇文章真的好專業喔!
    版主提到人是有能力改變神經系統與疼痛,慢慢重設我們的身體…
    這讓我想起,人也有能力重設我們的潛意識,改變已成事實的結果…
    可見身體的機制十分奧妙,一切都跟我們的想法、信念和意識流有關
    值得我們深入探索。

發表留言